連結至桃園OpenAPI網站 張貼至「Facebook」【另開新視窗】 張貼至「Plurk」【另開新視窗】 張貼至「Twitter」【另開新視窗】 字級設定:  字級設定大 字級設定中 字級設定小

忘憂小棧

我沒瘋,我只是病了
發布單位:
心理健康科
分  類:
忘憂小棧
發布日期:
111-04-11
詳細內容:
我沒瘋,我只是病了
桃園市臨床心理師公會理事長 車先蕙
 
    甚麼是思覺失調症呢?這個名詞,過去有一個很讓人混淆的名稱,叫做:「精神分裂症」。看到「分裂」這兩個字,因此常常有人以為這個疾病就是「人格分裂症」,殊不知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疾病,因此,醫界就把「精神分裂症」改名為「思覺失調症」,而且也與這個疾病展現出來的症狀特徵較為符合,以下將為各位簡單介紹「思覺失調症」。
 
一、思覺失調症的特徵
   
    思覺失調症指的是患者出現了「思考」以及「知覺」上明顯的異常症狀。先介紹思考上的病徵:一般人會胡思亂想,但是到了無法分清楚胡思亂想與真實情況的差別,而且堅信不移就可能變成「妄想」症狀,這是常見於思覺失調症的症狀表現。譬如說,電視上播放幽浮飛碟的節目,患者看了便認為自己就是外星人的想法,無法轉移或依據現實情況調整。思覺失調症患者的思想比較特別奇異,像是:自己身體內被植入控制器所以無法控制自己、深信自己被截肢的手臂可以再生,或自己心裡的想法會被廣播出去…等等。
 
    另一個顯著的思覺失調症症狀特徵是「知覺」異常,也就是感官知覺的扭曲。可能出現聽幻覺、視幻覺、味幻覺、體幻覺、嗅幻覺等。舉例來說患者聽到房間門外半夜有人敲門,但是開門卻一直沒有看到人,以為是鬼來了。或是看到鬼魂出現在家裡面,甚至會跟自己一起玩手遊。也有患者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被扭曲歪掉了,可是實際上並沒有任何異常。
 
    思覺失調症患者的思考和知覺異常症狀五花八門、變化多端且因人而異,不過整體言之就是這兩大類症狀為主,加上其他語言、人際關係、生活作息與自我照顧、社會職業等功能的變化或退化,讓患者適應困難,從社會上退縮到自己的小世界。
 
二、為何會罹患思覺失調症?
 
    現今醫界普遍支持思覺失調症是基因遺傳性的精神疾病,主要病變在大腦組織以及腦內神經化學作用失衡。也就是說,生理的病因是這個疾病最主要的發病機制,當然治療上也以生理病灶的處理為主。過去有許多臨床經驗和研究也認為心理素質、環境因素也是思覺失調症的病因,所以精神醫療界也非常重視心理、環境因素的調節與治療。因此其他的治療模式也起著輔助的作用,例如:心理治療、獨立生活訓練、家庭治療等方式,都可以幫助患者本身以及家屬來共同參與療癒的過程,讓患者還能繼續保持基本獨立生活的快樂幸福,家屬也能減少照顧病患的負擔,最重要的是可以減少發病的機率,讓患者家庭的生活品質良好。
 
三、診斷與治療
 
    思覺失調症的診斷必須經過精神科專業醫師問診評估,最好還有臨床心理師的衡鑑結果一併評量判斷。一般民眾如果自己或是家人「疑似」出現類似的症狀,建議先去就醫,不要自己亂下診斷。經過診治後,精神科醫師會幫助患者規劃接下來的治療方式。這個疾病的治療非常需要患者本身與家屬努力地配合醫療處遇,因為它是一個會演變成長期慢性化的嚴重精神疾病,每次發病都對患者的大腦、身體、生活損害很大,發病會打擊患者的整體適應功能,讓患者越來越脫離社會與現實,很難維持功能好好生活。因此,規律回診、服藥、接受不同輔助治療等都是必要的。
 
四、家屬的角色
 
    家屬的角色非常重要!因為思覺失調症初期的病徵可能不會有明顯的思考以及知覺異常,通常會表現的反而是社會退縮、懶散沒動機、生活散漫自我管理不好、過度退縮害怕等。外表看起來有可能是不喜歡接觸人、不愛洗澡、有髒亂臭味、不想出門、不想上學或工作、容易跟別人吵架衝突、說一些奇怪的話或是做奇怪的動作等,會讓其他人以為患者是憂鬱或只是懶惰。而且就算要請患者就醫也不容易,並且通常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病識感不太好,所以家屬就要很有耐心、用關懷的方式勸導他們來看醫生。
 
    在我的臨床經驗中有一個蠻有效的撇步是用失眠為由來規勸患者就醫,一開始可以就近去身心科診所,如果患者抗拒,家醫科診所也不錯,可以讓患者不用因為擔心被「標籤化、汙名化」,而失去好好治療的機會!所以平時家屬觀察到家人有疑似思覺失調症的症狀行為表現時,不要一下子就貼上標籤、亂下診斷,不要批評他們的知覺症狀,也不要跟他們爭辯妄想思考內容的對錯。反而要以很關心的方式來引導他們就醫,只要穩定就醫服藥和治療,通常患者都能維持良好的生活行為。
 
五、去汙名化以及包容關懷
 
    過去社會風氣比較封閉,對精神疾病的認識不足與資訊取得也不普遍的情況下,社會大眾與媒體輿論所形塑的「思覺失調症」就像是精神疾病中的絕症、社會危險的代名詞。
 
    現今社會資訊流通便利快速,大家對思覺失調症的瞭解沒有80%也有60%,汙名化的現象比起過去已經大量減少,患者與其家屬受到傷害也降低許多。然而還是有一些人因為不了解、無法辨識症狀行為,而導致誤解,出現對患者的批評或不當對待。因此對於這些少數人來說,我們需要提供更多宣導和資訊,進而減少他們汙名化的行為。若學生處在思覺失調症的初期,就需要家長與師長、同儕許多的體諒和協助,像是入班入校的時間、考試的方式、人際相處等,都需要特別的安排與關照。慢性化的患者則需要社會大眾的接納與包容,提供復健活動、工作機會或庇護場所等,讓他們有機會可以重新與社會接軌。
 
    沒有人故意要去生病,變成一個無法做好自己工作、無法承擔責任與本分、無法融入這個世界的人。我的一位患者曾經向我哭訴:「像我們這樣的人,在這個世界沒有容身之處嗎?我有幻聽就說我是神經病!我自言自語就說我要吃藥、住院。沒有人可以接受我就是這樣的人嗎?」聽了這些話的我,痛徹心扉、無力感很重,心裡非常難過!而在擔任臨床心理師20多年來所觀察到的真相是:只要經過好好的診治,很多思覺失調症患者也能繼續維持社會適應功能,照常上班、上學,如同你我一樣,擁有世上許多美好的人、事、物。
 
最後更新日期:111-04-11
瀏覽人次:320 人